副 会長 演説


由于 中央银行控制着 货币供应量汇率,所以战后并没有 发生全面的 金融 危机,特别是没有发生 蔓延到其他 国家市场的危机。


  即使出现问题,一般也只 限于个别银行,多数是由于 贷款不够谨慎造成的。


  德意志银行前瞻 美国 非农数据:  由于许多州开始重新开放或缩减封锁措施, 预计非农就业人数将增加 80万,这将是去年8月份以来最强劲的月度就业 增长


  此外,预计 失业率将降至 大流行后的最低点6.0%。


  即使本次非农人数增加80万,它依然要比 疫情前的非农数据少约860万。


  这个缺口就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一直在强调的,它显示了若要修复疫情造成的 经济损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 煤炭 运销协会:预计二季度煤炭 供需将基本平衡  3月30日下午,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组织国家能源、中煤、晋能控股、陕煤、伊泰、山焦、山东能源、龙煤、河南能源、淮河能源、淮北矿业、冀中能源、开滦、盘江煤电等14家大型煤炭企业有关负责同志在北京召开了经济运行分析座谈会。


  二季度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复苏将带动煤炭需求增长,在煤矿安全生产专项整治、环保土地监查等因素影响下,煤炭供应将总体稳定,预计二季度煤炭供需将基本平衡“若疫情再得不到控制, 印度很可能会爆发金融海啸。


  ”一位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 赵诚(化名)感慨说。


    新兴市场基金研究公司EPFRGlobal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4月21日当周,印度股票基金遭遇过去一年多以来最大的资金 外流


    在赵诚看来,印度的 资本外流潮远远没有结束。


    去年10-12月份,在美联储延续极其宽松 货币政策与印度疫情“好转”的带动下,海外资本累计向 印度股市注入逾140亿美元。


  仅在去年12月,海外资本流入印度股市的资金高达65亿美元,创下印度有史以来第二高月度资金流入数据。


    如今,资本持续外流令印度股指年内涨幅不到2%,成为今年以来亚太地区表现最差的股指之一,此前入场的逾百亿美元全球资本都在想着尽早安全离场。


    4月以来,海外资本从印度股市撤离的资金已超过13亿美元,且每天仍以约1亿美元速度增加。


  究其原因,一是疫情 恶化可能令印度银行业坏账危机彻底爆发,冲击印度整个 金融市场安全性,二是疫情恶化导致印度通胀加剧与供应链中断风险升温,令整个国家经济陷入新一轮衰退风波。


    “一旦它们悉数撤离,印度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将不可避免地爆发。


  ”赵诚直言。


  这背后,是印度资本市场外资占比偏高的结构性问题,迟迟没有得到有效化解。


  随着过去10多年印度金融市场持续对外开放,当前外资在印度股市的占比超过30%。


    然而,令市场惊讶的是, 印度央行却迟迟没有采取措施遏制资本外流加剧。


  4月初,面对通胀压力升温、疫情恶化与美债收益率飙涨所引发的资本外流压力骤增,印度央行依然维持基准利率不变、延续宽松货币政策。


    此外,市场发现印度央行还对卢比大幅贬值持“放任”态度。


  2月以来美债收益率飙涨引发的资本外流,已令卢比兑美元汇率大跌。


  但印度央行对此无动于衷——随着4月初印度央行宣布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不变,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的跌幅创下近20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凸显投机资本基于印度央行的“不作为”,正持续加大卢比沽空力度。


    “这背后,是印度央行货币政策独立性正受到极大的冲击。


  ”赵诚直言。


  尤其在疫情恶化情况下,促进经济增长正成为印度政府的首要任务,印度央行不得不“全力配合”,只能将防范资本外流、稳定卢比汇率、抗击通胀压力放在次要位置。


    在他看来,这反而令印度金融市场陷入更大困局,一旦印度经济陷入低增长高通胀旋涡,加之卢比汇率大跌与资本外流越演越烈,银行业坏账危机全面爆发,进而触发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印度央行再想紧急救市也“于事无补”。


   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香港第一季度的本地生产总值(GDP)同比 实质增长7.9%,结束连续六个季度的收缩。


  经季节性调整后,按季增长5.4%,连续三个季度上升。


    特区政府表示,考虑到 经济复苏不平均,加上与疫情相关的不确定性仍然很高,维持今年经济增长 预测3.5%至5.5%,若疫情有改善,实际表现可望接近预测范围的上限。


    受惠于中国内地及美国带动的经济复苏,香港整体货物 出口在今年第一季同比实质飙升30.2%。


  特区政府经济顾问 欧锡熊表示,截至今年4月,亚洲地区的出口表现不俗,对第二季度的经济表现带来一定支持,但出口能否维持高速增长势头尚为未知数。


    考虑到第一季GDP远超预期,多家外资投行纷纷上调香港经济预测。


  高盛将香港今年的GDP增长预测,由原来的4.6%大幅上调至9.2%。


  该行指出,香港第一季GDP反弹主要反映出口的强劲表现,但私人消费仍然低迷。


  但高盛预期,香港经济将持续改善,尤其是环球经济恢复及社交距离措施如无意外将逐步放宽。


    花旗银行认为,香港首季经济V型反弹幅度较市场预期强劲,但经济不同领域复苏速度呈分化,第一季内GDP主要由出口贡献,消费市道复苏力度仍然疲弱,相信与仍未通关及疫苗接种比率需时上升有关。


    失业率已见顶  同期,服务输出的实质同比跌幅显著收窄至8.1%,随着外围环境好转和区内贸易往来畅旺,跨境运输和商业服务改善,金融服务输出继续增长;但由于尚未恢复通关,访港旅游业依然低迷,许多面向消费者的行业收益远低于疫情前水平。


    其中,私人消费开支即使在比较基数极低之下,第一季仅同比实质轻微增长1.6%,整体投资开支再同比实质温和增长4.5%。


    在就业情况方面,欧锡熊表示,今年第一季度失业率已跌至6.8%,相比去年12月至今年2月期间的7.2%有所回落,失业率将会逐步向下。


  他认为,香港失业率已见顶,但不会快速下跌,以2003年非典疫情和2009年金融海啸时期的情况作参考,由严重经济危机导致的高失业率,通常要相当一段时间才能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