円 ドル 為替


中美 利率差仍 处于 高位美债利率上升对我国经济和股市的 影响相对有限。


  在此波美债利率上升后,中美 利率差仍未恢复到 疫情发生前的水平,处于2012年以来(2020年疫情发生前)的历史高位。


  因此,目前来看,中美利率差缩小对资本外流造成的压力相对较小,美债利率上升对国内资本 市场的实际影响相对有限,但可能会产生一定的情绪影响。


  由于春节前公募基金的热点正反馈,A股短期处于/超买/状态。


  市场本身需要调整和消化,海外市场 波动对市场情绪的影响仍可能导致A股出现较大波动。


  4月29日外汇交易提醒:鲍威尔暂未考虑QE减码,美元走低,加元创逾三年新高 周三(4月28日)美元指数(90.4641,-0.1447,-0.16%) 跌至逾二个月低位,10年期 美国国债收益率在美联储决定维持政策不变后跌至日内 低点,此前美联储一如预期维持利率不变,并维持月度债券 购买 规模不变,但承认美国经济改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声明发布后的记者会上表示,现在不是谈论 缩减资产购买规模的时候。


    美元曾随美债收益率上升而走强,因市场认为疫苗接种计划成功推进和强劲的经济数据将促使美联储尽早讨论缩减购债规模。


    美联储称,经济的发展道路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的演变,包括疫苗接种方面的进展,这场仍在持续的公共卫生危机继续拖累经济,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依然存在。


    美元指数跌0.29%,至90.60;欧元(1.2144,0.0019,0.16%) 兑美元涨0.29%,至1.2126。


  凯投宏观(CapitalEconomics)首席美国分析师PaulAshworth在美联储声明发表后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美联储并未暗示正在考虑放缓资产购买步伐,更不用说考虑升息了,就目前情况而言,没有什么能改变我们的看法,即美联储在明年年初之前不会开始缩减每月的资产购买规模,在2023年底之前不会开始加息。


     美元兑日元(108.49,-0.0900,-0.08%)跌0.09%,至108.60;盘中触及 109.08,为4月1日以来最高。


  道明策略师表示,在最新突破109之后,美元兑日元相对于通胀保值国债太贵了;阻力位在109.35左右;107.80/00和108.50将是月底值得关注的关键门槛。


    美元兑加元(1.2289,-0. 0024,-0.19%)跌0.69%至1.2314,一度触及1.2311,为2018年2月以来最低;蒙特利尔银行的GregAndeon表示,他接下来将关注1.2251(2018年低点),并留心1.2062(2017年低点)。


    澳元(0.7811,0.0024,0.31%)兑美元  上涨0.4%,至0.7793,抹去周二跌幅;  纽元兑美元  上涨0.8%,至0.7266,创3月18日以来最高水平。


   人民币(6.3981,0.0029,0.05%)急升行情得到遏制,加快外汇市场发展仍有紧迫性︱汇海观涛  推出外汇期货可以极大拓展人民币外汇市场的参与主体范围,提高人民币汇率价格发现的透明度,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公信力,这对于中国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都有深远的意义。


    上周初,境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延续了前一周的急涨行情,收盘价(指境内银行间市场下午四点半收盘价,下同)和 中间价分别于5月31日和6月1日创下三年来的新高。


  5月31日和6月2日,央行、外汇局先后出台一次性提高两个百分点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和发放103亿美元合格境内 机构投资者(QDII)额度的措施。


  之后,人民币汇率冲高回落,到 6月4日,中间价和收盘价较前高各回调了0.8%。


    在央行就汇率维稳密集发声并祭出调控大招的情况下,市场外汇抛压减轻。


  5月28日至6月4日,银行间市场即期询价交易日均成交量为371亿美元,较5月25~27日500多亿美元的峰值回落27%。


  至此,人民币这波急涨行情暂时得到遏制,央行汇率 预期管理初战告捷。


  但今天我们不谈汇率预期管理,而是谈谈外汇市场发展问题。


    离岸 做多人民币的组合 交易策略或是可行的  上周在《第一财经日报》专栏文章中, 笔者提出,某些机构(不排除有中资机构参与)或在 离岸市场根据“美元跌、人民币涨”的中间价报价机制,构建了“汇市+股市+外汇期权”的人民币多头组合交易策略。


  有很多朋友对此比较感兴趣,向笔者询问具体是一个怎样的套利机制。


    笔者以为,机构(如对冲基金)或提前在离岸市场买入未来一两个月到期、执行价在6.20至6.30的买入美元/人民币看跌的美式期权。


  然后,在近端拆入等额美元,于离岸市场现货抛出美元换取人民币,砸低美元/人民币离岸汇率CNH。


  接着,通过陆股通买入A股,同时通过炒作“ 人民币升值催生A股长牛”“人民币升值吸引外资增持人民币资产”等“故事”,进一步助燃市场做多人民币和A股热情。


  如果CNH加速升值至执行价,机构就可以卖出A股行权换回美元。


  如此,机构既可赚取人民币升值的汇差,又可能赚取A股上涨的价差。


  当然,如果机构也可以只做期权和汇市两个市场的组合交易,只赚取汇差和本外币利差。


    如同上周专栏文章中所指出的,对于这种在离岸市场发起的人民币多头组合交易策略,从内地来讲,我们既没有管理,也没有数据,监管难度相当大。


  而加快培育和发展境内外汇市场,用改革的办法解决前进中的问题是重要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