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ginners cryptocurrency trading


如何利用有限的资金做出实用的 马丁 策略?马丁策略,在被 引入金融 投机领域后,已经成为一个世纪以来最常用的 交易策略之一。


  在赌场的应用中,这种策略其实非常简单。


  比如,在猜大小的游戏中,每次下注只...据传,在被引入金融投机领域后的一个世纪里,马丁策略成为最常见的交易策略之一。


  在赌场的应用中,这种策略其实非常简单。


  例如,在猜拳游戏中,每个赌注都牢牢地压在一边(大的或小的)。


  如果输了钱,下次赌注金额 就会翻倍。


  只要你赢了一次,你 就可以赢下之前所有输掉的账本,你也可以赢下第一次的赌资。


  理论上,如果你的本金足够大,就可以稳赚不赔。


  把这个策略移植到猜涨跌的金融投机市场上,就是以一定的固定 手数开始交易。


  每一次止损后,下一次进场的交易手数就会翻倍,一次盈利后就可以把之前所有的亏损都拿走。


  赚到了,下次再回到原来的某个单位手数,继续操作。


  可见,在金融投机市场中应用马 丁格尔交易策略,除了要有足够的本金外,还必须要求整体市场有波动,即震荡行情而不是单边趋势。


  马丁格尔交易策略最大的诱惑在于,只要你赢了一次,就可以把之前的损失全部赢回来,这对于交易者来说,无疑具有很大的魔力。


  而对于市场来说,动荡是常态,单边大行情不是每天都有。


  马丁格尔交易策略最大的缺点就是,本质上是对立 加仓


  因此,如果市场出现单边大行情,将考验系统的抗风险能力。


  马丁的策略在很大程度上牺牲了回调的控制要求,采取了扛单的方式,让风险迅速放大。


  单边行情越大,涨幅越大,仓位越大,回撤越大,这使得马丁的策略走到了清算的不可控边缘。


  其实,清算不应该是马丁的归宿。


  因为马丁的本质只是一种金字塔式的加仓方法,是一种资金管理方法,它只是一种中性策略。


  至于有效可行的方法?说实话,没有,我只能说是一种尝试。


  1.仓位间距的控制加仓之间的距离应根据对风险和回撤的承受能力来确定。


  加大加仓间距,将大大增强马丁策略的稳健性。


  如果每一层增加60个点,那么就可以承载很大的波段。


  马丁要的可能是速度和力度,让他能在150点的波动范围内快速收回割肉,所以策略需要平衡利润和加仓幅度。


  2.控制涨幅的倍数后期,马丁会根据市场的动能进行加仓,采取多倍加仓的策略。


  多倍加仓是快速平掉被套单的便捷方法。


  回调可以平掉所有的浮亏。


  多倍加仓也容易出现风险。


  因此,有必要计算应该增加多少层,多少倍的仓位。


  不要轻易使用多次加仓,防止连续被套。


  美元周三兑大多数G-10 货币 下跌,令一年来的最大季度涨幅收窄,美元指数下跌0.11%至93.18;在伦敦市场月底 定盘之际美元遭遇 卖压,一度下跌0.4%;该指数本季度 上涨3.6%, 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为美元提供了支撑。


  在股市上涨,并且 4月份外汇市场预计会出现季节性平稳之际,各种货币的1个月期 隐含波动率下降。


  在G-10货币中,加元是第一季度兑美元表现最好的货币,上涨了约1.3%。


   美元兑加元下跌0.57%至1.2562,此前曾一度下跌0.7%,为3月11日以来最大跌幅;加拿大早些时候发布的 1月份国内生产总值数据超出预期。


    记者获悉,众多涉足影子银行放贷业务的 印度民间 机构因拿不到信贷牌照,就会挂靠在某些NBFC机构名下,通过每月支付一笔费用“租用”其业务牌照,向公众提供具有灰色性质的高利贷产品,比如7天期现金贷产品先收取25%-35%的砍头息,但由于这类产品未得到金融监管部门备案认可,注定了这些影子银行机构业务不受法律保护,面对疫情恶化与还款逾期激增也只能“忍气吞声”。


    “现在我们已计划快速撤离印度市场,只要能平安回国,对我们而言比什么更重要。


  ”王强直言。


    “被绑架”的 货币 政策  面对疫情恶化,当前资本市场最担心的,是 印度央行货币政策 很可能再度被政府“绑架”。


    “这些年印度央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一直被 印度政府突发性政策左右。


  ”前述熟悉印度资本市场发展历程的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


  2016年11月8日晚,印度政府突然宣布取消500面值和1000面值卢比的 大额旧钞,理由是打击逃税与日益猖獗的腐败行为,以及遏制伪钞。


    这背后,是印度支付系统基础设施不够发达,导致印度民众习惯于使用现金消费,企业也喜欢使用现金开展贸易结算,但现金交易泛滥,又令印度政府流失了大量税收。


    然而,废除大额旧钞政策无疑是一把双刃剑——它既让印度大量资金流动变得“有迹可循”,令国家能够因此获得丰厚税收填补日益庞大的财政赤字,但也给 印度经济带来诸多不便,导致印度经济活动一度大幅萎缩。


    数据显示,在印度实施废除大额旧钞政策后,2016年-2018年印度GDP年化增速分别是8.17%、7.17%、6.98%,表明该政策对印度经济增长构成较大制约。


    更令市场惊讶的是,废除大额旧钞政策还催生出大量专业 洗钱机构。


  由于印度政府规定价值25万卢比的旧货币存入银行无需缴税,若超过这个限额则面临高达45%税收,因此这些洗钱机构雇佣大量农民去银行开户,将富人资金“分散”存入银行“洗白”,达到避税目的。


    随着业务规模持续做大,部分洗钱机构甚至自行设定新旧卢比的兑换汇率,一度触发印度地下市场的黄金、美元汇价大幅飙涨,极大程度扰乱了印度金融市场稳定。


    “印度央行对此只能无可奈何。


  ”这位对冲基金经理表示,一方面央行缺乏足够人手全面打击日益猖獗的洗钱机构,导致印度美元黄金兑换一度存在“两个市场”与“两个价格”,另一方面由于印度银行业普遍存在各种贷款操作漏洞(容易触发更高的坏账率),印度央行又难以通过精准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激发”银行向实体经济大规模放贷,填补经济活动恢复所需的现金缺口。


  最终,印度央行只好顺从政府意愿,通过采取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先给疲软的宏观经济创造复苏条件。


    在他看来,面对当前疫情持续恶化,印度央行货币政策很可能再度被政府“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