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adec


我看到 很多人每天都在 忙着投资外汇。


  今天赚了一点,他们很高兴,明天亏了一点,他们会很伤心。


  不管是赚还是亏,他们都会很忙。


  大多数投资者在 几个月后并没有赚到钱,可能 还会有亏损。


  还有 的人我每天都在期待着大 行情的到来,当大行情来临的时候,我却没有 意识到,让机会 在我的眼皮底下跑掉了。


  如何不让大行情溜走?如何才能获得 最大的利润?其实,判断大行情的方法并不复杂,也不是非常复杂。


  一个简单的方法,我称之为三线拉锯,非常有效。


  北京时间周五凌晨1点, 美国财政部 标售了620亿美元的七年期 国债


  这场标售的结果虽然没有上个月的那场七年期 美债标售那么糟糕,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昨晚的美债标售开始前,市场情绪本来挺乐观的,但标售结果显示,本次标售的 得标 收益率为1.3%,比标售前的预发行收益率1.275% 高出2.5个基点,为2020年1月以来最高的收益率。


   投标 倍数则为2.23,这个 数字虽然比上个月好,但也是比较糟糕,为2019年8月以来最低,低于六个月的平均值2.28。


   相比之下,上月震惊市场的七年期国债标售的得标收益率为1.195%,投标倍数为2.04。


    国际社会对 中国数字 人民币的关注  宋朝年间,当欧洲各国还在使用金银铸币时,中国就已发明并开始使用纸币。


  如今,中国再次成为货币改革的领头羊。


  在欧洲各国还未决定是否应引入 数字货币时,中国已启用数字人民币在多个城市数字的试点,其应用场景也覆盖了多个领域。


    法国《世界报》2020年6月发表的题为《各国央行在研究数字货币》的文章中,哈佛大学数字货币专家库马尔表示,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可以在国际支付体系中对抗 美元霸权,例如用数字人民币绕过美国利用美元霸权实施的经济制裁。


  文章认为,这也是欧洲国家央行研究数字货币的原因,例如法兰西银行的银行间结算使用的央行数字货币,将有助于加强欧元在国际上的 地位


    美国也在时刻关注 中国数字人民币 计划的各种举措,正在加强对中国数字人民币计划的审查。


  拜登政府中有一些官员担心,数字人民币是否会对美元造成冲击,希望了解数字人民币将如何分配,以及是否也可用于绕过美国的制裁;但也有一部分官员表示并不太担心这个问题,例如货币金融官方机构论坛的美国主席MarkSobel表示,中国的金融体系太‘脆弱无力’,对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美元地位构不成真正的威胁。


    而据彭博新闻报道,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近期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任何外国数字货币对美元在全球金融体系中核心地位的威胁程度将取决于其制定的监管规定。


  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存底的占比仅略高于2%,而美元则约为60%。


  在中国坚持严格的资本管制下,政策决定而非技术发展才是推动人民币 国际化的必要因素。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曾说,目前数字人民币的发展重点是推进国内使用。


  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进程,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并不是要取代美元,相反,其目标是让市场做出选择,进一步便利国际贸易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