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是做超短波段。


  这种 行情是一种波动和 上涨的行情。


  然后先开始背离MA 60 上行,经过几根阳线后,又回到MA60附近。


   这个时候就是入市的时机。


  当然,这个时候 最重要的是判断 长期趋势


  这种行情 不像上面提到的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跑出50点左右的行情。


  这种行情只会慢慢的上涨,所以每次接近MA60的时候,总会 进场


  但是要看 15分钟MACD来决定它的出场点。


  当15分钟MACD出现死叉的时候,就是它出局的时候。


  当然,止损要放在进场点的MA60以下。


  当然,这是事实。


  然而, 我不喜欢 工作


   我只做达成决定 所需的绝对最低量的工作。


   很多人喜欢工作。


  他们收集了太多的 信息,远远超过了得出结论所需的数量,他们对某些 投资项目痴迷,因为他们对这些事情有第一手的了解。


  我不同,我 专注于 基本要素


  首先,去年 疫情期间,大家可能会忽略了一些事情。


  第一,我们是1月23号宣布 武汉 封城,2月6号 美国出现了新冠的第一例死亡病例,2月12号国内 创出新高,这就是当时 中国和海外市场的分化。


  尤其是疫情到来之后,中国是在抗疫,加大了人口流动的管制力度,实际上是以战争模式去应对战后的战时经济。


  军队管理、物资管理、人员管理、交通管理秩序都在一个局域范围内。


  武汉宣布封城的时候,并没有医生进入武汉,当形势明朗之后,其他地方都没有了, 4万个军队的医生护士进去,然后瞬间改变了武汉医疗人员的紧缺,这是第一步。


    然后,第二步就是 建立了13个 方舱医院,在国际上历次的大流感里,一旦出现了方舱医院,意味着这个地方的医疗系统已经出现了挤兑,医院容纳不了太多患者,但必须要收治他们。


  所以最后意大利西班牙也在建立方舱医院,但是建立方舱医院一定是意味着你的硬件不行了,4万人进去是搞软件,这样集全国的力量于一点,才能解决问题。


  建完之后,做出判断的前提是全国再没有像武汉这样的城市,不然不敢这么做,这是整个中国的体制优势。


  如果把疫情作为一次战争,这种战时应急的效率确实是挺厉害的,而且不论以什么标准,我们确实也打赢了。


    但是在中国最紧张的时候,美国人根本不紧张,他觉得没问题,道指创出新高,整个欧美国家金融市场十分繁荣,从19年四季度就繁荣了。


  直到意甲球员确诊,他们就开始害怕了。


  一个美国的年轻人,既是运动员,又是白种人,却被确诊了,美国人觉得麻烦了,纷纷担心自己的状况,然后疫情很快蔓延起来。


  美元 预计走软,从而推动 金价上涨:与此同时,美元预计也将走弱,并可能成为 黄金的另一个潜在推动力——在市场不确定时期, 黄金被视为一种安全的投资资产。


  Lennox表示,美国的债务在 增加,且实体 货币在增加。


   这两个因素本身就表明, 未来市场将看到美元走软。


  此外,他说,在某些情况下,兑美元交易的主要货币的经济表现要好于美国,但他没有详细进行说明。


  Lennox表示:“我们认为美元 还会进一步走软,这对金价和贵金属将是非常大的利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