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to setup a bitcoin account


7. 趋势


   顺势而为,把握趋势。


  不要逆势交易,谨慎回调。


  赌博是人性的弱点,切记越陷越深,心态 不平衡


  8.态度方面。


  戒赌,冷静下来。


  横盘 离心同色,锤子离心,内包离心,上下轨 触及 布林带时反转。


  参考I的攻击波。


  I的攻击波是急性的, 而不是钝化的。


  趋势是真实的,机会就在这里。


  MACD看的是大势,而不是针对MACD的强弱。


  夜盘动荡时要谨慎, 利用 斜盘顺势而为。


  9.斜盘。


  顺势而为,敢做敢当。


  5线和14线两条移动平均线 穿过布林带中轴。


  穿过布林带后,布林带的上轨或下轨会发生弯曲。


  四条线排列陡峭流畅,形成明显的上升或 下降通道和趋势。


  每次触及或突破14日线都是买入机会点。


  近年来通过 苏伊士运河的 液化天然气 数量不断下降。


  通过运河北向的液化天然气,几乎全部(98%)来源于卡塔尔,主要 输往欧洲 市场


  尽管目前卡塔尔仍是主要使用运河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但近年来其越来越多的液化天然气输往到亚洲市场。


  通过苏伊士运河液化天然气数量的变化,说明了是:美国页岩气产量和出口量的增长,欧洲市场需求的下降,全球特别是亚洲液化天然气市场的竞争。


  320公里长的在埃及境内的苏伊士- 地中海 原油 管线,将原油从 红海输往地中海,两条并行管线的合计最大原油输送能力为280万桶/天。


  如果苏伊士运河不能通行,苏伊士-地中海原油管线是将原油从红海输往地中海唯一的替代路线。


  2016年以来,由于苏伊士运河的扩宽和全球原油贸易流向的改变,通过苏伊士-地中海原油管线的原油数量不断下降。


  6月1日, 人民币对美元交投于6.37附近。


  截至北京时间16:55,美元/离岸人民币报6.3755,美元/在岸人民币报6.3759。


  市场强烈 做多人民币的情绪有所缓和。


    央行5月30日宣布将 外汇存款准备金从5%上调至7%后,人民币短线走弱近200点至6.37附近,当日 人民币对美元一度飙升至6.357的近三年高位,较去年接近7.2的水平飙升超11%。


  外界普遍认为,通过这个较大比例调整的举措可以适度地抽紧市场的外汇流动性,减少金融机构手中外汇资金对市场上的供给,以改变外汇市场供求关系,从而减缓人民币 升值的压力。


    不过,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外资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和交易员认为,未来美元 指数才是关键。


  “今天中间价实际比模型预测的要弱了近16个点(人民币更弱),幅度比几周前更大,这似乎也体现了央行不希望看到羊群效应,”一外资行外汇交易员对记者表示,“其实30日升准涉及的整体外汇资金约200亿美元,比起日均400亿美元的交易量仍很小,但释放了强烈的象征性意义。


  未来美元指数的走势是决定人民币的主因,需要关注这周五的非农数据是否还会‘爆冷’。


  ”  央行释放强烈信号  5月28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报97.95,创近五年来高点。


  今年以来该指数累计升3.48%,SDR篮子指数升3.03%,BIS指数升3.57%。


  2020年上述三大指数则分别升3.77%、3.78%和2.64%,逆转了2019年的跌势。


    CFETS一篮子指数一年以来的 涨幅为6.82%,人民币对美元的一年涨幅为9.95%,可见其他货币可能升值幅度更大过人民币;但今年以来,人民币的涨势明显相对其他货币有所加速,印度疫情引发的供应链担忧也导致人民币被动升值。


  人民币对美元年初至今实则升值不到2%,但CFETS一篮子指数年初以来涨幅为3.48%。


    面对一致的做多预期,加之此前市场一度传出“央行刻意推动人民币升值以抵消输入性通胀”的揣测,导致此前市场做多情绪强烈。


  不过,央行很快就表了态。


    第一财经此前报道,央行5天两度就人民币汇率权威发声。


  例如,5月27日,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第七次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


  会议提及,企业要聚焦主业,树立“风险 中性”理念,避免偏离风险中性的“炒汇”行为,不要赌人民币汇率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5月23日,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谈及当前汇率形势时说,目前,我国外汇市场自主平衡,人民币汇率由市场决定,汇率预期平稳。


    5月30日央行的举动也和上述表态一脉相承。


  “其实提升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对外汇流动性的实质冲击有限,但信号意义极强。


  此前几周,中间价就显示了类似的信号,因为人民币中间价往往都比模型预测得更弱一些,”另一名外资行交易员对记者表示,“虽然此前央行已经宣布停用 逆周期因子,但其实模型的测算显示,在宣布停用前的几个月,逆周期因子就已经淡出了。


  因此如今逆周期因子是否会重出江湖,也可能需要预判。


  ”  “揣测(可以升值来抵消输入性通胀)的前提就错了,中国和美国不同,中国不存在全面通胀,只是PPI和CPI的剪刀差扩大。


  比起大宗商品动辄超100%的涨幅,外汇的这点升值幅度根本微不足道。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对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