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king process


如何利用有限的资金做出实用的 马丁 策略?马丁策略,在被 引入金融 投机领域后,已经成为一个世纪以来最常用的 交易策略之一。


  在赌场的应用中,这种策略其实非常简单。


  比如,在猜大小的游戏中,每次下注只...据传,在被引入金融投机领域后的一个世纪里,马丁策略成为最常见的交易策略之一。


  在赌场的应用中,这种策略其实非常简单。


  例如,在猜拳游戏中,每个赌注都牢牢地压在一边(大的或小的)。


  如果输了钱,下次赌注金额就会翻倍。


  只要你赢了一次,你 就可以赢下之前所有输掉的账本,你也可以赢下第一次的赌资。


  理论上,如果你的本金足够大,就可以稳赚不赔。


  把这个策略移植到猜涨跌的金融投机市场上,就是以一定的固定 手数开始交易。


  每一次止损后,下一次进场的交易手数就会翻倍,一次盈利后就可以把之前所有的亏损都拿走。


  赚到了,下次再回到原来的某个单位手数,继续操作。


  可见,在金融投机市场中应用马 丁格尔交易策略,除了要有足够的本金外,还必须要求整体市场有波动,即震荡行情而不是单边趋势。


  马丁格尔交易策略最大的诱惑在于,只要你赢了一次,就可以把之前的损失全部赢回来,这对于交易者来说,无疑具有很大的魔力。


  而对于市场来说,动荡是常态,单边大行情不是每天都有。


  马丁格尔交易策略最大的缺点就是,本质上是对立 加仓


  因此,如果市场出现单边大行情,将考验系统的抗风险能力。


  马丁的策略在很大程度上牺牲了回调的控制要求,采取了扛单的方式,让风险迅速放大。


  单边行情越大,涨幅越大, 仓位越大,回撤越大,这使得马丁的策略走到了清算的不可控边缘。


  其实,清算不应该是马丁的归宿。


  因为马丁的本质只是一种金字塔式的加仓方法,是一种资金管理方法,它只是一种中性策略。


  至于有效可行的方法?说实话,没有,我只能说是一种尝试。


  1.仓位间距的控制加仓之间的距离应根据对风险和回撤的承受能力来确定。


  加大加仓间距,将大大增强马丁策略的稳健性。


  如果每一层增加60个点,那么就可以承载很大的波段。


  马丁要的 可能是速度和力度,让他能在150点的波动范围内快速收回割肉,所以策略需要平衡利润和加仓幅度。


  2.控制涨幅的倍数后期,马丁会根据市场的动能进行加仓,采取多倍加仓的策略。


  多倍加仓是快速平掉被套单的便捷方法。


  回调可以平掉所有的浮亏。


  多倍加仓也容易出现风险。


  因此,有必要计算应该增加多少层,多少倍的仓位。


  不要轻易使用多次加仓,防止连续被套。


  3.改变马丁仓的仓位等距加仓是最简单的方法。


  比较好的加仓方法是在重要阻力位根据阻力的强弱采用动态倍数加仓,这样可以更准确有效地确定仓位和间距。


  这可能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追加 保证金隐性 杠杆可能会破坏 金融系统,这给 华尔街敲响了警钟。


  BillHwang旗下的Archegos资本管理公司被迫出售价值超过200亿美元的股票,引发了投资者对其他资产的担忧,从保证金 债务到期权,再到膨胀的资产负债表。


  正如市场上的大多数事情一样,人们对于爆仓事件的看法也 各不相同


  有的人认为这只是 危机的第一阶段,也有人认为这只是风险控制失败的 个例


  虽然华尔街可能躲过了一场系统性的大灾难,但此次危机是/杠杆失灵/的一个例子, 是一个不祥的兆头。


   针对拜登政府公布的2万亿美元基建 计划后续可能会带来的问题, 朱海斌抛出了自己的疑问:2万多亿的基建投资到底需要采取何种方式来融资?到底是由财政赤字,也就是发行更多的国债,还是通过加税的方式(来融资)?  如果是发行国债的话,那么 美国财政的 可持续性将会面临很大问题。


  那就是:当对于美国国债可持续性的担忧累积到一定程度之后,不仅会反映在全球金融市场,甚至 在未来的10-15年,有可能会 诱发类似于 布雷顿森林 体系在1973年崩溃那样的局面,也就是说, 国际货币体系的一个重新洗牌和重组。


  (注:布雷顿森林体系,指二战后以美元为中心、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国际货币体系。


  )  朱海斌强调,这个风险是不能忽视的,尤其考虑到在疫情之后,不仅是美国,主要的欧洲国家、新兴市场国家都出台了非常大的经济刺激计划。


  他援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去年全球平均的债务GDP比例增长了35个百分点,摩根大通估计的数据也与IMF相近。


    在这种情况下,未来既想要达到经济平衡又能实现去杠杆,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所以在未来,高债务是毫无疑问的,那么其实在高债务下的金融稳定,不论对美联储还是各个国家央行的货币政策制定,其实都会带来很大的掣肘。


  这个是他认为在疫情之后可能会诱发的新一轮“次生灾害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