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perty game


投资股票 要看题材和 新闻播报


   做外汇要看美联储的脸色和各种 经济数据。


  技术分析的方法,股票和外汇都是相通的。


  比如, 红兵表示 市场前景 看涨底部十字星表示市场将反转。


  斩首 铡刀表明市场前景仍是大幅下跌,这类分析方法是一样的。


    弱美元时期, 美国证券市场资本流入规模上升。


  美元 走弱带动美元 信用 扩张,美元信用的扩张通过增加美元供应带动进一步的美元走弱,美元弱与 全球美元 流动性扩张互为因果。


  当美元信用扩张,全球美元流动性充裕,美元走弱,美国资本市场的资金流入同样上升;而当美元信用收缩时,全球美元流动性收紧,美元走强,但美国资本市场的资金流入同样出现萎缩。


  因此,在2002-2007年的弱美元周期中,美国的国际资本流入净额很高,而在 美元指数显著走强的2013-2016年,美国的国际资本流入净额也出现了明显的萎缩。


    美元信用扩张后的资金至少部分回流 美债市场,有助于压低美债收益率中枢。


  美元是全球中心货币,也使得美债成为了全球资金配置的资产,美债 利率水平受到全球因素的影响,而不仅仅是美国国内因素。


  因此,美元信用扩张带来全球美元流动性充裕和美元指数回落,也会增加全球用来购买美债的资金规模,从而对美债收益率有着压低作用。


  从历史情况看,美元指数走弱期间,全球外汇储备总额趋于上升,而美债是外汇储备配置的重要资产类别,同时,美元指数走弱期间,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占其总额的比例往往出现上升,反之,则出现下降,这也印证了上述逻辑。


    早在2005年,前美联储主席 格林斯潘就针对美债收益率的异常低迷提出了“利率之谜”。


  从2004年6月至2006年6月,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连续17次加息,将联邦基金利率从1%上调至5.25%,累计上行425BP,但美国长端利率却维持低迷,月度均值仅仅上行了37BP。


  格林斯潘指出了这一奇异的现象,因而这也被称为“格林斯潘之谜”。


    外资增持美债的行为可能就是“格林斯潘之谜”的答案。


  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的数据,2002-2005年外资也确实大量增持了美国中长期国债,是美国中长期国债需求扩张的主力,因而也相应压低了长期国债收益率。


  外资投资美国长期国债或是形成“格林斯潘之谜”的重要原因。


  通货再膨胀交易将重新开始数万亿美元的联邦刺激支出,再加上更多美国人接种疫苗后经济重启,投资者开始关注物价过热的风险。


  不过多数分析师 预计鲍威尔会认为现在谈论缩减宽松 为时尚早,这可能对美债收益率和美元造成新的 下行压力


  美联储曾表示,预计将出现一定的 通胀压力,但这种压力将是暂时的,不足以支持 升息


  经过持续10年的低通胀后,美联储目前将通胀目标定在 略高于2%。


  美联储承诺继续每月购买 1200亿美元政府债券,直至经济从疫情中的复苏取得“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


  鲍威尔在本月中旬表示,联储将在加息前先减少每月债券购买规模,但这些调整要等到 几个月后、甚至几年后才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