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tvolatilit?t


马丁加仓 策略是交易界最基本也是最常见的源头策略,但它的表现方式却不尽相同。


  比如,在基金定投 领域


  所有的基金公司都会告诉投资者,要注意反复盈利的价值。


  大家拿出一部分工资,每月以固定的形式投资于基金。


  假以时日,十年、二十年后,你一定会获得非常丰厚的收入。


  我想这就是马丁策略的基本应用。


  在股票领域,也是如此。


  如果股票被套,是割肉还是扛肉?有一句话,叫做做加法摊低成本。


  所以,股票跌得越多,加仓越多,持仓成本就越低。


  这种方法也就是马丁策略。


  既然这个策略在基金和股票领域被广泛使用,为什么不能用在外汇交易中呢?加仓摊薄成本,等待价值回归,思路上没有问题。


  外汇交易的高杠杆,是马丁策略潜力的充分发挥。


  当然,我们要做马丁策略的 风险


  在这个世界上,目前确实很难找到一种简单有效的策略来打破平衡。


  与风险的 确定性相比,马丁策略带来了相当大的确定性。


  我们说,在金融交易中,总会有正负的守恒。


  正 的是收入。


  负的是风险。


  这是一对孪生兄弟。


  收益越确定,风险越确定。


  最近几周,小编把大量的 精力放在了自动交易的 编程上。


  作为EA编程的新手,小编从2019年9月开始投入精力学习和编码,到现在已经 七个月了。


  七个月的编程水平自然不是很好,所以我把研究对象先放在趋势突破上,然后转入马丁策略的研究。


  现在,我已经开发出了第一款高收益的马丁策略型EA。


  作为一个经常写交易文章的人,我不知道马丁的风险在哪里。


  因此,我对马丁的加仓细节做了一些处理。


  它成为我的第一个正式版本的EA。


  也许是类似于爱因斯坦的小板凳的东西。


  在我的朋友圈里,对这个策略褒贬不一。


  这很正常,毕竟是马丁。


  中银国际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对 第一财经 记者表示,疫情防控形势、经济恢复状况、国际收支等 基本面因素没有太大变化,主要是 4月美元指数下跌,带来 人民币汇率和美元走势的跷跷板效应,此消彼长。


    今年年初至今,1月份美元指数跌破90后,2月、3月连续反弹至93,4月美元指数再次贬值2.1%,进入5月美元指数再次跌破90。


  本月迄今为止,美元指数下跌了0.6%,使其今年迄今的跌幅达到1.7%。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基本随着 这一趋势起起落落。


  今年3月人民币汇率结束此前升值走势,在岸人民币一度达到6.57的阶段性低位,4月开始反弹。


    而从国内的基本面来看,随着疫情得到控制,中国经济在全球范围内是最早复苏的,进出口回暖,经常账户 顺差,成为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的底气。


     国家外汇管理局5月21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在货物贸易进出口保持一定顺差情况下,非银行部门涉外收支延续 净流入态势,顺差160亿美元。


    另一方面,外资持续看好中国市场,持续的跨境资金流入也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持。


  外汇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21日称,今年4月来华直接投资净流入保持平稳增长;外资净增持境内股票和债券195亿美元,同比增长3%。


    放在全球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应该说是中规中矩,是随美元指数变化带来的正常波动。


  ”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刘国强5月23日表示,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双向浮动,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了基本稳定。


    均衡稳定、双向波动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刘国强强调,人民银行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这一制度在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都是适合中国的汇率制度安排。


    他并称,人民银行将注重预期引导,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有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是对于近期市场上一些单边升值预期的回应,表现了货币当局对于人民币汇率制度和汇率水平的态度。


  随着经济的增长, 以色列近30年的 生育率非但没有下降,反而还略微提升, 超过了3。


     父母各推一辆婴儿车,旁边还跟着一两个小娃,这是以色列街头司空见惯的场景。


    一般说来,伴随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提升,生育率恐下跌,形成反比。


  放眼世界,以色列确是例外。


    随着经济增长,以色列近30年的生育率非但没有下降,反而还略微提升,超过了3,这意味着以色列女性平均一生生育的小孩数量超过了3个。


  这一数值不仅仅让以色列在发达国家中一枝独秀,甚至还超过了其他像伊朗、沙特这样的地区大国。


    35岁的以色列妇女阿维娃(Aviva)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以色列,一家有3个小孩几乎是“标配”,如今她已经生育了2个,生不生第3个孩子,对她来说应该是时间的问题,而不是抉择的问题。


    生育率一枝独秀  根据以色列中央统计局的数据,在 1991年时,以色列的生育率为2.91,到2016年和2017年时达到了峰值的3.11,此后有所下降,最新可得的数据为2019年的3.01,依然高于1991年的水平。


    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1991年时,以色列的人均GDP为13201美元,2020年的数据为43689美元,早已步入了发达国家的行列。


  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以色列的生育率也是一枝独秀,不仅大幅高于1.6的平均水平,更是高出排名第二的南非0.6。


    1970年至2019年以色列与OECD国家平均生育率趋势比较(来源:经合组织)  长期以来 以色列政府一直把犹太民族的人口问题与国家安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大约600万 犹太人死于大屠杀,这一数量超过了战前全球犹太人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1948年以色列建国之后,总人口只有80万,且被周边人口百倍以上的阿拉伯国家所包围。


  为了在夹缝中求生存,避免民族生存再度遭遇危机,以色列政府从一开始就相当重视人口问题,首先是鼓励全球犹太人移民以色列,其次就是刺激生育。


    如今,以色列周边严峻的安全问题仍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以色列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如无特殊情况,犹太人无论男女,都需要服兵役,参与可能发生的战争,面临着伤亡的可能性,为此以色列父母潜意识里也愿意多生几名子女,分摊潜在的风险。


    根据最新的统计,在2020年底以色列人口已经达到了929万,是1948年建国时的11倍。


  参议院 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Schumer)正在探讨某种两党 法案的可能性,该法案最终与民主党法案搭配,以尽可能更多地实现政府 2万亿美元的投资目标。


  一些民主党 自由派成员已经开始 担心,谈判若是拖得太久,结果可能会产生一个比国家需要的更小的方案。


  他们很担心在明年的 国会选举中,这将使他们失去在参众两院的微弱多数优势,因此,拜登的议程取得进展眼下非常紧迫。


  鉴于白宫支出方案不断遭遇阻力,在市场对未来三个月通胀率预测值已抬高的情况下, 美国通胀率可能会低于预期,投资者似乎有理由避开 炒得过热的通胀议题,勿过度看涨 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