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tative 中文


美国总统 拜登本周将披露他扩大和调整美国政府之 计划的范围和雄心,为在国会山上进行可能决定他作为总统之成败的激烈斗争做好准备。


    他周三(3月31日)将在匹兹堡公布一项大型 基础设施和就业计划的框架,并在本周晚些时候首次展示他的2022年 预算——该预算承诺将把 联邦 资金重定向到气候变化和医疗保健等领域。


    这些公告将 提供拜登计划彻底 改革联邦 支出的首批具体细节,而这次的推销没有他在第一个一揽子计划中要应对大流行病那样的紧急情况。


  为了取得成功,拜登将不得不就向基础设施和社会安全网投资数万亿美元说服公众和立法者,以及税法改革,以帮助解决资金需求和不平等现象扩大。


    上周四(3月25日)在被问及为什么要追求这个庞大的支出方案,而不是其他立法优先事项(如控枪)时,拜登说,“成功的总统——比我做得更好——其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知道如何安排做事的时间。


  ”基础设施是“我们将能够显著提高美国生产率的领域,同时又提供真正出色的就业。


  ”  尽管拜登已经明确表示他的计划将包括税收政策改革,以为助手们制定的一项约3万亿美元的长期计划提供资金,但是他周三会做到多么具体尚不确定。


  他的预算计划也不会包括政府寻求的各个机构支出增加的全面细分。


  【 英国央行 放缓 购债 步伐,但强调 货币政策立场未变】英国央行放缓了其万亿美元购债计划步伐,并预计英国将更快地从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滑坡中复苏,但强调此举并非收紧货币政策。


  总裁 贝利表示,看似 经济复苏势头将比之前 预期的更强劲,失业率也更低,这是个好消息。


  央行表示,将把每周购债 规模从目前的每周44亿英镑降至34亿英镑。


  政策决定公布后,英镑应声下跌,但随后兑美元走高,兑欧元回升。


  央行宣布,维持指标 利率在纪录低点0.1%不变,维持8,950亿英镑(1.24万亿美元)的购债计划总规模不变,符合路透调查的经济学家的预估。


    焦点讨论:2013年QE 减量的历史经验  那么,从讨论QE减量和到实际开始QE减量会对 市场和资产带来什么影响?我们在本文中结合2013年经验来做出梳理。


    回顾来看,上一轮QE减量发生在QE3自2012年9月开始8个月之后。


  具体过程为,2013年5月22日,伯南克在国会听证会中首次提及可能在未来削减QE3购买规模,进而引发市场动荡,特别是 美债利率快速上冲,新兴大跌。


  2013年12月18日FOMC会议上,美联储正式宣布QE减量 正式开始,一直到2014年10月29日FOMC会议宣布QE3正式结束。


  可以看出,从开始提及QE到正式开始减量大概间隔半年时间,而从开始减量到QE正式结束大概用时10个月。


  具体来看,我们发现以下一些特征,美联储最近一个月包括国债、MBS及机构债在内的净资产购买规模达1433亿美元  1)冲击 阶段:冲击最大的阶段是削减 恐慌(TaperTantrum)预期而非正式开始减量,而其根源又主要来自超预期的意外恐慌。


  时任美联储主席美联储主席在2013年5月首次暗示可能削减QE购买规模时,由于市场此前预期不足,进而导致形成恐慌。


  10年美债利率反应较为剧烈,5月22日到7月初短端一个半月时间,从2%到2.7%大幅上冲70bp。


  全球股市在此期间也普遍 回调,尤以部分新兴市场为主,如巴西、恒生国企和沪深300指数的回调幅度都在15%~27%。


  不过,当超预期的较为恐慌的阶段过去后,对资产价格的冲击也逐渐过去,待真正QE减量开始时,反而基本没有太大反应,例如10年美债利率反而开始见顶回落。


    因此,反观此次,由于前期美债利率已大幅 上行、且市场对QE减量也并没处于完全没有预期的意外状态,同时在结合美联储大概率吸取此前经验加强市场沟通,因此即便未来开始沟通QE,其冲击力度可能也不像当时那么显著。


  美联储QE减量和到实际开始QE减量的历史经验  2)跨资产:股>债>大宗;美元先弱后强。


  在最恐慌的阶段,由于美债利率的快速上冲,全球主要资产普遍承压,尤以比特币、部分新兴市场(如巴西、港股、A股)跌幅最大,同时黄金、铜等大宗商品也普遍回调。


  相比之下,避险资产如日元、日本国债表现较好。


  成长股如纳斯达克和创业板也相对领先。


  而最恐慌阶段过去后,主要市场普遍反弹修复,成长股大幅走强,黄金延续跌势。


  减量正式开始后,主要市场如美股延续上行,成长股依然领先,美元走强,大宗商品普遍回调,债券因利率回落而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