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匯 爆 倉


买入 汇率和买入汇率相加,再除以2,就是中间汇率。


  外汇市场上上市的外汇报价一般包括买入汇率和 卖出汇率。


  在直接定价法下,某 外币后面的 本币代表/ 买入价/,即 银行买入外币时支付给 客户的本币数;后面的本币数代表/ 卖出价/,即银行卖出外币时向客户收取的本币数。


  在间接票价法下,情况刚好相反。


  在本币之后的第一个外币号码为/卖出价/,即银行在收到一定数量(1或100)的本币并卖出外币时,支付客户的外币号码;后一个外币号码为/买入价/,即客户支付一定数量(1或100)的本币买入外币时,银行向客户收取的外币金额。


  经济报上提到的外汇汇率上涨,在直接定价法下,说明外币更贵了,所以本币的汇率比以前高了,本币兑换外币的金额比以前少了。


  外币汇率下降,但情况却发生了逆转.汇。


  从 持仓来看, 投机者也是比较乐观。


  据 洲际交易所(ICE),投机者所持布伦特 原油净多头头寸 增加1147 1手 合约至316570手合约,创7周新高。


  另据CFTC,截至5月4日当周,投机者将WTI原油净多头持仓增加13874手至401268手。


  但在当前需求端尚未完全恢复之际,在 印度疫情继续肆虐之际,欧佩克+本月将会增加130万桶/日的供给,这将让5月份的原油价格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本周的原油报告将为 投资者提供更多线索。


  另外,投资者还需关注周末突发的ColonialPipeline停运事件,攻击事件迫使该公司关闭了向人口稠密的东部各州供油的关键燃油网络。


   美国东岸有将近一半的燃油是通过这家公司的管道输送的。


   向 富人 加税,难度不容小觑  4月29日 拜登总统在向参众两院的演讲中提到,不能用增加 财政赤字的做法为“美国就业计划”和“美国 家庭计划”的开支埋单,而应采取向美国公司和美国最富有 的1% 人群加税的做法,让他们承担税负的公平份额,但同时保证不向年家庭收入低于40万美元的人群加税。


  支持的观点认为这是解决美国经济复苏资金需求问题的明智之举,既可以通过向富人加税缓解目前日益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趋势,也可以获得额外的税收收入,缓解 联邦财政赤字增幅加速的趋势,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


    但是,向富人加税似乎更是无奈之举,至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非常明显,从拜登“百日新政”可以看出,美国新一届政府施政纲领的重要基点就是加税,无论是向富可敌国的美国公司加税,还是向富得流油的美国富人加税。


  这是因为,已经不堪重负的 美国联邦财政在新冠疫情一年多的打击之下变得更加举步维艰,加之“拯救美国法案”1.9万亿美元的“天价”支出,使美国联邦财政更是雪上加霜。


    曾经的“降税率、扩税基”政策使得美国联邦财政走上长期赤字之路,截至2021年初联邦公共债务已经累计高达28万亿美元,这主要是由1986年以来历次减税措施和挥霍性支出造成的。


  2017年以减税为主基调的特朗普税改使得联邦财政赤字陡增2万亿美元,增幅进一步加大,公司所得税收入与GDP的占比从持续近40年的约2%降到2019年的不足1%,而素有“富国俱乐部”之称的OECD(经合组织)这项指标的平均水平约为3.1%。


  目前公共债务与美国GDP的占比在110%至120%之间,这将动摇美国国家治理的根基。


    因此,拜登-哈里斯政府必然将目光转向加税,而且聚焦在美国富人身上。


  根据美国税收和经济政策学会(ITEP)的研究报告,美国最富有的1%人群年均收入约220万美元,而最贫困的20%人群年均收入还不足1.2万美元。


  拜登-哈里斯政府希望这一部分富人能够贡献更多,以此来缓解美国当下不断加剧的贫富两极分化趋势,缓解社会矛盾和阻止社会分裂,增大美国中产阶级的“社会稳定器”作用。


    “希望是美好的,而现实是骨感的”。


  “美国家庭计划”与“美国就业计划”一样,一定会面临巨大的阻力,向富人加税的难度是不容小觑的。


  尽管“美国家庭计划”对向富人加税给出了不可辩驳的理由,如“医疗保健应该是一种权利,而不是一种特权,任何美国人面对疾病时应永远不必担心他们将如何支付治疗费用”、“任何美国人不应在购买救命药物和食物之间做艰难选择”,但如何做到向富人加税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如果一边增加支出和投入,兑现对选民的承诺,而另外一边却未能实现如期增加税收收入,将仍旧会加大联邦财政赤字。


  如果仍旧采用加大发行美债的老做法,则又回到问题的原点,还让美联储继续做美债的主要持有人吗?显然,美国新一届政府不希望问题向这个方向发展,而决心放手一搏,通过增加税收来更可靠地解决问题,对此,我们需要谨慎观察和思考。


    (励贺林系天津商业大学会计学院副院长,姚丽系天津理工大学管理学院讲师,本文系2020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数字经济征税权国际竞争加剧背景下更好维护我国国家税收利益研究”的阶段性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