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hares nasdaq 100 etf


市场 焦虑情绪却仍难免升温.然而, 投资者现在仍担心 拜登政府2.25万亿美元基础设施 计划中企业可能面临的税单。


  尽管 耶伦和拜登此前都已亲自出面试图安抚市场,华尔街却仍怀疑加税就已经迫在眉睫。


  加拿大 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CapitalMarkets)于3月底进行的一项 调查显示,有53%的投资者表示,未来四年的政策背景有些 消极或非常消极,而去年12月 仅有21%。


  无论如何,税收仍是 美国股市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在让他们夜不能寐的事情中,税收政策排在第二位,落后于 货币政策,但 领先于通货膨胀。


  伍戈表示,谈货币政策的话可以看两个维度: 一个是量,一个是价。


    从“量”上来讲,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 信贷的很多同比增速已经在 收敛了,与此同时,社融也在收敛,社融不仅仅 代表货币政策,也代表财政政策,因为其中包括了很多政府债。


  另外,货币数量收敛的趋势也是在进行之中。


    从“价”上来讲,其实这也是市场上最有争议的一块,从信贷端的 利率来讲,他表示,信贷利率(房贷利率)不完全由当期的因素决定。


  按照以往经验, 银行间的市场利率往往会领先信贷市场利率大概一、两个季度,甚至更长时间。


  在去年3、4月份之后,银行间利率出现了系统性抬升,所以他认为今年信贷端的利率会趋势性向上。


    另外,在银行间的利率上,他的判断是:二季度短期利率易上难下, 长端利率下半年往上的动能会稍微弱一点。


  他进一步解释道:长端利率是跟着名义GDP的演绎而演绎的,上半年名义GDP总体比较强大,但是他对下半年名义GDP是否会高于上半年持怀疑态度。


    中银证券(17.720,-0.44,-2.42%)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 政策性利率会不会变动, 关键是看通胀和就业情况  管涛表示,从货币政策工具来讲,央行并没有排除不使用总量工具,总量工具的使用肯定要视情况,到底是扩大基础货币的投放,还是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扩大货币乘数,要看市场流动性的状况。


    他认为,现在比较确定的就是央行肯定会继续使用去年创新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现在面临的问题,全球范围内都存在“K型”的复苏,受到疫情的影响是不平衡的和非对称的,这种情况下货币政策要发挥一定的作用。


    至于政策性的利率会不会动?他认为关键是看通胀和就业的情况。


  从前两个月的 数据来看,新增就业达到148万,比去年有所改善,但是比2018年、2019年同期水平要低,从就业优先来看,相关政策的支持还是需要持续一段时间。


    另外,他认为,通胀确实存在比较大的不确定性,如果CPI没有出现明显的上行的话,政策性利率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美元兑主要货币 上周五走低,此前数据显示,美国4月 零售 销售意外 持平,且对通胀加速前景的担忧消退。


  美元指数尾盘 下跌0.5%,报90.317, 回吐了上周早些时候数据显示消费者物价意外大涨后的大部分 涨幅


  美国商务部上周五表示,4月零售销售较前月持平,3月数据上修为急升10.7%,创有记录以来第二大增幅,受刺激支票提振,前值为增加9.7%。


  在创纪录的储蓄和经济重启背景下,未来几个月零售销售料加速增长。


  上周五的下跌让美元回吐了此前两日连涨录得的部分涨幅,上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创近12年来最大涨幅。


  尽管美联储承诺在通胀上升的情况下仍将维持低利率,但一些市场 人士押注联储将被迫比预期更早采取行动,这令美元更具吸引力。